2 - 灵感

今日珍稀工艺大师

斯登家族的泰瑞、桑德琳和菲力畅谈家族竭尽所能保护珍稀工艺并培养未来工艺大师的原因。

数十年来,百达翡丽一直致力于保留这些源远流长的装饰工艺,定期委托独立艺术工匠在自己的工作室创作,或让工匠在百达翡丽日内瓦制表工坊专心打造珍稀工艺时计。百达翡丽如何确保这些工艺至今依然充满活力? 

独特设计

每年百达翡丽都会创造约40款当代爱好者心目中独一无二的珍品。此外,常规时计系列中也会推出融合珍稀工艺的新款腕表,其目的并非是要追赶潮流或迎合时尚,而是要呈现百达翡丽秉承传统的独特、鲜明个性。

百达翡丽的时计创作是团队合作的成果,由时计创作总监桑德林·斯登及其先生泰瑞·斯登总裁领导。他们与工匠经常交换意见,提出创作构想,再转化为设计样式。从开始策划设计到最后成品的品质,均由他们领导及把关。 

圆顶座钟――完美典范

圆顶座钟的规格令其成为展现装饰工艺的最佳载体。圆形穹顶表面宽阔,令珐琅工艺(尤其是掐丝珐琅)大有用武之地。除了比较新颖的主题外,百达翡丽的经典设计是动物和花卉图案。百达翡丽博物馆的藏品通常是创作灵感的源泉,但神秘的远方有时也能激发出创意,来自世界各地的特色亦会反映在设计上。创作团队深知,某一特定的色彩或者活泼的装饰,可能备受某种文化青睐,而在另一种文化中却要有所节制。一个场景可能来自工匠天马行空的想象,而另一场景则如实描摹出一件伟大的艺术作品,只不过尺寸大幅缩小。

同样,相比小巧的腕表,怀表赋予艺术工匠更大的发挥空间。怀表现已成为收藏家的珍藏:不为佩戴,而是艺术珍品,只因怀表集合了珐琅、雕饰纹、雕刻及宝石镶嵌艺术之大成。 

灵感泉源

每个设计背后没有任何陈规。斯登家族以及这些工匠融会百达翡丽的创意文化,发展各种创新构想。百达翡丽的经典杰作启发他们重新演绎,精益求精。在此过程中,他们还必须考虑到制作工艺的局限和潜力,以及每位专业工匠的才能。

不过论及创意制作,在现有系列中推出创新款式与制作独一无二的珍稀时计完全不同。前者采用珍稀工艺修饰腕表以飨更多时计爱好者,这中间要面对远超制作单枚时计的种种限制。由于限量生产,这些腕表永远都是罕有的珍品。

要为现有款式添加精致的手工装饰并不容易,也许仅有雕刻工艺例外。即便如此,材料必须厚薄适中。一般情况下,这是能否取得预期效果的关键。此外,必须提前做好计划,因为在打造表款之前,就要考虑到之后的浮雕、珐琅处理或镶嵌宝石等装饰工艺。 

珍罕有因

对珍惜时计的需求远大于供应。拥有此等工艺水平的工匠为数甚少,分散甚广,而百达翡丽又绝不会降低标准,为增加产量而牺牲品质。无论是精湛的工艺,鬼斧神功的匠师,还是彰显其超卓技艺的作品,一切皆珍稀罕有。 

参见 ref. 982/161G-001
Patek Philippe Ref. 982/161G-001

本网站按照我们的 cookie 政策使用 cookie,以实现网站功能及数据分析,确保为您带来最佳的网站使用体验。不更改 cookie 设置而继续使用本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 cookie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