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 表盘精饰

在百达翡丽时计表盘的制作过程中,最后的精饰环节包含一系列专业技术和手工艺,以求在美感与清晰易读间达到平衡。

如果说表壳是容纳复杂机械结构的身体,那么表盘就是时计的面孔,是迎接我们目光的部分。有了表盘,时计内的数百枚零件才能配合运作。这枚金属圆盘为我们诠释了由齿轮、叉杆、小齿轮及下方的游丝组成的微观世界,将它们与指针和玻璃隔开。 

表盘制作并不是钟表制造的一个分支,而是可以自成一体的专门工艺。表盘是时计中负责与佩戴者互动的部分,因此不仅要美观协调,还要清晰易读。这需要表盘工匠和抛光师的精湛手工艺,以及代代相传的行业“秘诀”。制作一枚百达翡丽表盘需要4至6个月时间,包括装饰工艺在内,有50至200道工序不等。

每一款表盘都与众不同,且各自拥有一份系统化的制作流程(或称“工艺路线”),其作用类似于烹饪食谱,保证没有人会忽略任何一项所需的工序。这样的流程大约有600多套,每块表盘的处理必须依据配套的流程进行。下面这份清单列举了为Ref. 5159G超级复杂功能自动返回式万年历腕表制作带手工雕饰纹中心的表盘所需的工序:

  • 冲裁表盘底板:塑造表盘外形、中央孔洞及视窗
  • 焊接底部以固定表盘,为后续工序做准备
  • 磨平:用磨砂纸磨平机械设备留下的痕迹,磨滑表面并准备抛光
  • 用棉花盘做成的刷子抛光,为随后的操作准备完美光滑的表面
  • 铣削(又称磨削)出中央凹陷部分,为雕饰纹工序做准备
  • 雕饰纹雕刻:雕刻出日辉槽纹
  • 电镀与装饰:电镀工艺就是借助电化学方法在一种金属表面镀上另一层金属,以防止金属锈蚀(比如为底板镀上一层铑)。接下来,表盘会进行喷砂和起绒处理,然后涂上最终的颜色
  • 涂纤维素漆:涂上透明保护漆
  • 在弧形标志牌上手工转印“Patek Philippe Genève”字样,为表盘加印“Swiss Made”字样,并添加带数字和标记的内圈刻度环

每项操作完成后,要用可生物降解的清洁剂对表盘进行超声波清洁。 

百达翡丽常常运用珐琅工艺来装饰表壳和表盘,它是加工难度最高的珍稀工艺之一。在超高温度下焙烧玻璃粉末可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失败,不过成功完成之后,无论是其光彩照人、如珠宝般闪耀的色泽,还是柔和的外观,都美不胜收。

长期以来,这项精巧工艺已经濒临消亡——但在百达翡丽却不存在这个问题。百达翡丽一直以来精心保存并呵护着珐琅工艺,并频频采用珐琅装饰来打造摄人心魄的美丽时计(珐琅装饰所需工时从数小时到数星期不等,微绘珐琅甚至要花上几个月时间)。

珐琅工艺的制作步骤包括:将彩色玻璃或珐琅颜料研磨成滑石粉状的粉末,然后与水或油混合(百达翡丽一般使用薰衣草油),再将磨好的珐琅填料准确地涂在备好的金属表面(有时采用细如发丝的刷子)。待其风干后,涂好珐琅彩的表面会送入窑炉中以850°C的高温煅烧,玻璃粉末或珐琅颜料会熔化,形成全新的坚固表面,并和金属底座熔为一体。

为制造出不同的层次,有时需要进行数十次煅烧;还要覆上一、两层透明珐琅涂层以提升最终的深度和光泽。由于珐琅的颜色在煅烧过程中会产生变化,因此珐琅工匠不仅必须是出色的艺术家,还得是有先见之明的炼金术师,能预估珐琅的色彩变化,并准确预判完成后的色调。

珐琅工匠会使用一种或结合多种古老的珐琅工艺来装饰时计——包括掐丝珐琅、内填珐琅、金片嵌饰珐琅和微绘珐琅。欲了解各项复杂工艺,请访问百达翡丽官方网站的珍稀工艺页面。

限量生产的Calatrava系列Ref. 5116 腕表采用简约素净的珐琅表盘,手工烧制的纯白羊皮纸风格珐琅表盘清晰易读,无与伦比,泛有羊皮纸的光泽。对比之下,该表款的黑色罗马数字时标显得格外醒目。 

这项古老的手工雕饰纹工艺用于雕刻仅有数十分之一毫米,甚至仅有约0.003至0.004毫米深的槽纹。雕饰纹纵横交错的纹路可以产生捕光捉影、千变万化的效果;光线自中央向外扩散,尤其引人注目。

车床类型主要有两种:直线车床和玫瑰镟床。第一种用于切割能以任何角度交叉的直线线条:比如Calatrava系列腕表表圈上最著名的90度巴黎钉纹图案。玫瑰镟床则更为著名,其主轴可以制造曲线纹路,因此能形成更为丰富多样的图案。

工匠对他们手中的机器了如指掌并且引以为豪,因为这些机械设备的使用说明早在200多年前就已失传,而百达翡丽正在使用的这些玫瑰镟床,都是日内瓦百达翡丽博物馆收藏展品的精确复制品。

雕饰纹于19世纪在制表业界蓬勃发展,但到了20世纪末,它一度面临彻底消失的风险,了解这些古老车床使用方法的工匠也所剩无几。不过,在千禧年结束之际,对精良装饰和几何图案的需求大量增加,令这项工艺绝处逢生,而剩下的工匠也得以将宝贵的知识传承下去。

今天,真正的手工雕饰纹工艺师少之又少,在百达翡丽的悉心呵护下,再加上他们对传统工艺的热爱,这项工艺才得以继续传承。 

这些大多由手工进行的工序能为表盘带来色彩或压纹(哑面、半哑面等等),还会影响其最终色泽的光彩和深度。工匠在此过程中使用的研磨物料,是将天然石材磨成细粉状再与水混合而成。因此,稳定的技术及磨料混合物的均匀度都至关重要。

  • 日辉纹:用金属毛刷和研磨膏来创造从表盘中央向边缘扩散的纹理光泽。操作时需要高度稳健的手工。完工后的表盘在沿轴线旋转时,呈现绚烂的日辉效果。
  • 垂直缎面磨砂:同样需使用金属毛刷和磨砂膏。刷子每根刷毛的长度必须绝对一致,且完全笔直,操作时必须小心地将刷子往下拉。
  • 喷砂:仔细将表盘安装在机器上,用碎石加水进行激烈的喷砂处理,直到表盘形成精细的磨砂表面。
  • 起绒处理:利用两种喷砂处理形成,首先直接进行上述喷砂处理,获得哑光表面;接着用鞑靼膏做研磨材料,带出奶油色的柔和绒面效果。

在这个阶段,表盘会送到电镀工坊进行最终着色,因为电镀工序亦可带来一系列不同的颜色。要获得完美的色泽需经过多个步骤,包括在不同金属色调的化学制品中反复浸泡,以取得准确的效果。对一些表款来说,起绒处理是最终步骤;对于着色表盘而言,则要经过第二次电镀,表盘呈现出微妙的全新色泽时,这道艺术处理才算完成。

表盘还能上彩漆,有黑色、蓝色、淡紫色和白色等等——在精钢材质的Aquanaut Luce系列中可以看到这些不同颜色的表盘。此外,表盘完成上色之后,会涂上一种清亮的纤维素清漆以防止氧化。

上漆工序必须在严格控制的环境下(一个专门的净室隔间)进行。上漆过程中,细小的灰尘粒子或污染物会附在表盘上;一旦发生这类情况,不论此前完成了多少工作,这块表盘都只能作废。正因为如此,清洁标准极为严苛。工作人员必须穿上防尘服,事先用消毒纸清洁上漆的隔间。工作人员均匀地为表盘涂上清漆,然后放在一旁静置,待其在房中自然晾干,接着再上一道漆,以获得完美的色泽。 

红宝石、蓝宝石、祖母绿和钻石——所有宝石的品质必须达到同类产品中的最佳等级,并且符合百达翡丽印记的严格标准。就钻石而言,百达翡丽仅采用成色在D色至G色之间的顶级钻石。钻石的净度必须达内无瑕级(IF),而切工等级必须达到“极优(excellent)”和“优良(very good)”的国际标准。百达翡丽的宝石历来以手工方式镶嵌,绝不使用粘合剂。镶嵌师将每一粒珍贵的宝石放入底座,再小心翼翼地折合周围的金属圈(通常是黄金)。每一排宝石必须朝向统一且高度一致。无论宝石的镶嵌方式如何,传统式、不规则镶嵌(比如仿照星空镶嵌)或是长方形和数字,镶嵌师永远都要考虑每块宝石的形状和特点,以呈现其最耀目的魅力。 

表盘经过着色和/或上漆后,便进入转印环节(法语为“décalque”,又称为移印)。在这个巧妙的平面印刷过程中,表盘上的任何印刷元素都由一块油墨雕刻板,用硅垫转印到表盘上。表盘上的数字、外缘刻度、计时器以及各种标识等所有细节,均以这种方式处理。这项工作亦精细无比,必须使用所谓的“白色房间”,即另一种严格控制微尘和污染物的地方,操作人员需要穿戴全套装备和口罩,避免带入任何微尘粒子。这道工序需要以双手平稳地施加恒定而均匀的压力,并保持敏锐的目光。对于不同表盘,转印工序可能需要重复数次,用不同的底板和硅垫来转印所有印文和色彩;在等待转印不同元素的间隙,表盘被放在一个恒温箱内晾干。 

表盘表面的小时刻度可以通过手工转印,手工压嵌18K金,又或者以圆形、长方形钻石制成。金质立体时标或钻石时标常是“镶刻”在表盘上,形成一定厚度,增强对比。无论表盘的基础材质是什么,无论采用棒状立体时标、罗马数字或阿拉伯数字时标,百达翡丽均采用18K金。和表盘底板一样,时标在嵌入表盘之前,要经历一个漫长的生产流程。制造时标的步骤数以百计,但一如表盘的制作,第一个阶段永远是模锻或冲压(锻造微型“半成品”)。

下一道工序是为时标琢面。利用配有锋利金刚钻工具的机器为时标打造切面(在边缘打出类似于宝石表面的细小有致的棱面),进行平面钻石抛光或倒角,令其更清晰易读。然后为每一枚时标逐一抛光。

表盘上的最后一项操作是压嵌时标。该工序全部由手工操作,需高度灵巧的手工技艺和专注力,来保护已经过数十项极端复杂工序的表盘。操作人员用镊子将时标“脚”逐一穿过细小的导孔(一种微型穿孔),固定在指定位置。这些“脚”极为细小,用手指触摸比用肉眼观察更容易感觉到。一切装嵌完毕后,工艺师会小心翼翼地翻转表盘,开始铆接,用手持的高速金刚石磨砂轮或尖角,把时标的小脚压平在表盘底板背部,进行永久固定。

根据百达翡丽印记的标准,嵌入的数字或时标必须为金质并以该种方式牢牢固定,确保达到最长使用期限。 

本网站按照我们的 cookie 政策使用 cookie,以实现网站功能及数据分析,确保为您带来最佳的网站使用体验。不更改 cookie 设置而继续使用本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 cookie 政策。